首页 > 获奖感言

铃木敬夫获奖感言

admin / 2015-11-9 16:22:41

各位朋友下午好,获得李步云法学奖为此我深感荣幸,首先允许我表示衷心的感谢。我是来自日本最北端的经常大雪纷飞的北海道的札幌学院大学的名誉教授,我出身在1938年,尽管我多次访问中国,但是对于今天的李步云法学奖还是不够了解,这次访问中国得到了在北海道大学中国留学生的的指教之后有一定了解,原来这个奖在中国法学界是有极高荣誉的学术奖,因此我带着紧张的心情来到了北京。


   回想过去其实我从李步云教授那里得到了多次指导,1997年我翻译了专门研究中国宪法、法哲学和人权思想等学术论文20多篇,以中国的人权论相对主义为书名出版,当时我有意识在书的最后一章作为总结中国人权论的结论选用了李步云的论文,社会主义人权及基本理论的实验,在经过了18年的今天,我还能回想起当时拼命翻译李步云教授论文的情况,可谓感慨万千,顺便说一下这本书卷首的论文是中国法学界的展稿,郭道飞(音)教授的大论,关于人权的阶级性与普遍性。


   我一直对东亚各国的建国思想比较关心,在多位教授的指引下,我一直在搜集翻译中国、中国台湾和韩国的法学文献,1981年出版了现代韩国、台湾的法治学,之后1982年又出版了现代韩国的法思想,1989年出版了现在中国的法思想等十本关于中国、中国台湾和韩国法学者的论文,并被各个大学的图书馆所收藏,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样,日本法学研究的倾向是直到今天也具有向欧美一边倒的态势,因此图书馆中传播中国、中国台湾和韩国的现代法学思想的书籍非常少,我的作品如同在沙漠中泼进去的水一样得到了许多青年学者的吸收。进入90年代在日本诞生的有中国、中国台湾和韩国及日本学者主导的东亚法治学会,其后又创设了亚洲法学会,在日本对中国法学的关心进一步提升,我也得到了请求,希望介绍更多有关东亚法的事情,我现在正在客观观察中国法学界的现状,目前没有出来。在今天的中国法学界可以看到前所未有的是要国家主义还是要自由主义的争论,我个人叫做卡尔斯米特的旋风,在日本也被认为主战国家主义和向纳税政权向内的御用学者,战后70年的今天卡尔斯密特在日本作为纳粹时代的文献学,但是在中国今天看成了围绕国家主权争论的中心存在,斯密特因为把希特勒总统放到了纳粹的意外状态支配的神话地位,展开了把总统作为国家的主权予以崇拜的国家论。


   斯密特积极支持禁止纳粹国民的活动和政党活动的国家授权法,并且把总统放到了三权之上予以镇住,甚至论述了能够决断随时敌人、随时朋友的主权者才是法律,才是最终的裁判官,斯密特的行动、著作的内容,是反自由主义,反民主主义的国家主义,应该是真正主权者的国民挡住了国家权益的地位,我本人非常担心中国有一部分学者为什么能赞同这样的主张,如果在中国蔓延的话就会助长决断主义,最后有可能再次迎来排除自由主义乃至人权主义的意外状态,自由主义的文献绝不能展在核心刊物这样不宽容风衣的新常态就可能到来,在这样的事态下就会产生收集、收藏文献的限制,如果间接选择讴歌强大国家的文献来介绍现代中国的法学思想,我认为也具有片面性,我本人期待的是中国的法学界能够根据相对主义的思考,站在国权,人权都得到尊重的宽容立场展开讨论,与斯密特生活在同时代的法国法哲学家在抵抗纳粹法西斯的斗争中说过这样的话,相对主义就是普遍的宽容,只是对不宽容者才不讲宽容,谢谢大家的倾听。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民生路1299号,丁香国际商业中心西塔702室
邮编:2090233
电话:+86-21-68545701
传真:+86-21-61009030